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苗圃

在这里,种下一粒种籽,需要水的浇灌,发芽开花……

 
 
 

日志

 
 
关于我

曾用笔名晓荷。中国乡土诗人协会会员,丹东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在《诗刊》《知音》《农民日报》《诗人》《满族文学》《辽沈晚报》《北极光》《常州晚报》《吴江日报》《丹东日报》》《鸭绿江晚报》《伊春日报》《乡土诗人》《盘锦诗词》等媒体。有散文收入《百年无废纸》《心灵的灯》《默然爱你》文集,有诗歌收入《英雄颂》诗集。有散文诗歌获奖。…… 静心写字,低调作人,真诚交友,珍惜情缘。

又“见”父亲(原创散文)  

2009-06-19 13:2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见”父亲
                           ——  父亲辞世十周年祭

                      杜平

  父亲神采奕奕地站在我的面前,笑呵呵地捧给我一套新衣——天蓝底的缀着白色碎花的套裙。我惊喜地抓住父亲的大手……倏地,父亲消失了。我焦急地大声呼唤:“爸爸!您别走!”夜半,我被自己的喊声惊醒了,我再次“见”到了父亲。

 父亲走了,离开我们已整整十年了。但是父亲的音容笑貌,却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

  父亲出身在一个贫穷的农家。爷爷闯关东时,把他带到了东北。爷爷开始当学徒,后来开出了自己的一爿小店。爸爸一边跟爷爷学徒,一边上学。后来,爸爸成了比普通人略有学问的小知识分子。在划分成分时,他被划为市贫。确定职业时,被定为职员。公私合营后,再次区分职业,他又被划为工人,后来,也确实成了工人。

 爸爸一生最为辉煌的时候,是解放前夕。那时,他是一家大型纺织厂的总务科长。就因为这一点,文革中,他竟被划分“黑五类”,下放到农村改造。

   父亲心地善良,平时虽然话儿不多,他却总会用自己的行动来引导我们怎样做人。记得在我小时候,那几年家家户户都吃供应粮,每月只能见到几两油,人人挨饿那可是常事,而父亲仍然热心地帮助别人。记得在一个初春的下午,邻居张大爷突然饿得晕倒在地。父亲发现后马上吩咐我飞奔回家,让母亲将玉米饼子和家中仅有的一点豆油炒成香喷喷的烩饼送去。看着老人大口大口地吃着,闻着那诱人的葱油味,早已饿得饥肠辘辘的才十几岁的我,馋得直咽口水。看到我那可怜巴巴的模样,父亲怜悯地对我说:“孩子,他是饿昏的。”我努力压抑着腹中的馋虫:“爸,我不饿。”父亲欣慰地笑了。

  父亲秉性刚强,手儿也很巧。工作中从不计较个人得失,总是尽心尽力。他在单位做后勤工作,水、电、焊也样样通。于是,无论是份内份外的工作他都会抢着干,同事有困难他都能热心地帮助解决。面对大家的交口称赞,父亲却说:“人生在世,就是应该多想着点别人。”在父亲的教诲下,多年后,当我每每在以善良之心待人、用真诚之意助人后,都会感到由衷地欣慰,更加体味到生命存在的意义。

 记得刚到农村时,父亲恰巧疝气发作。肚子疼的直不起腰,连迈步都非常艰难。可是,他依然坚持到生产队劳动,只为了那一天才几毛钱的工分。他认为,他是家庭的支柱,只要活着,就决不能倒下。有一天半夜时分,父亲和哥哥赶着从县城买回来的猪崽回家。过河时,父亲不慎掉入了大河挖沙时留下的深坑中,差一点被河水淹没。情急中,他抓到了一根岸边垂下来的柳枝,才逃过了一劫。

  东北的农村,冬天需要上山打柴,来备足一年的烧柴。连续十年,我和父亲在冰天雪地的崇山峻岭中打柴,十几岁的我砍不动也拖不动。父亲虽然比我高大,但羸弱的身体并不比我强多少。那时,我们额上升腾着热气,背上贴着汗湿了的冰凉的棉衣,用尽全身的力气,拱进搭成人字型的柴驮当中,互相鼓励着、照应着、扶持着,摇摇晃晃地扛起柴禾。遇到长两、三米的圆木,我们就用一个铁楔子钉进木头里,一头拴上绳子拉起来,顺着陡峭的山谷在冰雪中飞奔而下。这是一件极其危险的工作,物体向下滑落时的加速度,会因圆木的质量和山坡的陡峭程度成正比。所以,人一定要跑在圆木的前头,这其间,稍有闪失,便会被飞速滑下的圆木压在下面。通常,我们父女俩都会拼命地大喊着,一是激励自己;二来互报平安。父女俩一前一后,从高山上飞下。到了山底平缓之处,我们全然不顾满身的热汗和挂破的衣服,仰躺在冰天雪地里,大口大口的喘气,像两条被扔到岸上的鱼儿。

  中午,肚子饿的咕咕乱叫,这也是我最期待的时刻。我与父亲找一个背风的山坳,捡来干树枝,父亲用火柴点燃,从裤腰带上解下一个小布包,放到地上,一层层地轻轻打开,那是从家中带来的切成片的两个玉米饼子。他用树枝串起来放到篝火上烤热。小小的铝饭盒里盛着的是母亲用少的可怜的一点点油星炒出来的土豆丝,是当时最能诱惑我的佳肴。父亲用镰刀削下几根荆条,当作筷子。再从悬崖上砍下几块坚硬的冰,来滋润干渴的似乎已经要冒烟的喉咙。

   篝火在“噼啪”地快乐着。玉米饼子的表皮被烤的有些焦黑。可是父亲却说:“吃这样的饼子,可以防胃病呢!”冰天雪地里,让我真切地体会到了“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那种描述是多么地贴切。我相信,如果没有这种砭骨体验的人,是决不会写出这样的精彩句子来的。

   这时节,偶尔我们也开着玩笑,毫无顾忌的笑声与咆哮的罡风在山谷间回荡。

   父亲吃的苦,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父亲的好,也同样是道不尽的。

   生活很苦。每逢过年时,才是全家人最高兴的时候。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围坐在热炕上,父亲动作娴熟地擀饺子皮儿,母亲和姐姐们负责包饺子,而我的任务则是把饺子在高粱秸子编成的盖帘上一圈一圈地摆放整齐。当大锅里的水滚开时,父亲会把白白胖胖的饺子下到锅里,在热气氤氲中,父亲定会轻声哼起“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挥动鞭儿响四方,百鸟儿齐飞翔……”。听着父亲的歌声,因新年而带来的欢欣,将我们甜甜地包裹着……

 父亲平时从不喝酒,但偶尔也会倒上一小杯;开心或是不开心的时候,他都会喝上一点点。喝了酒的父亲显然很兴奋,颊上泛出淡淡的红晕。话,因此也多了起来。我们姊妹几个围着他,听他讲天南地北的故事;讲山东老家的故事和爷爷奶奶的故事。晕黄的白炽灯光如梦如幻,地上的炭火盆烧的正旺;红蓝相间的火苗不时地舞蹈一下,伴着木炭燃烧时“噼拍”的脆响。在淡淡的酒香和木炭的味道当中,我们姊妹几个仰着小脑袋瓜,张着嘴,直着眼,跟父亲一起进入一种心驰神往的恍惚之中。

  冬夜,万籁俱寂。只有窗外的雪花在无声地飘落。

“绿蚁新醅酒, 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 能饮一杯无?”

 许多年间,我也曾熟记了不少的诗歌,但白居易的这首《问刘十九》,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这短短的二十个字,总能令我想起父亲在世时的情景。

  父亲不仅关心别人,对家人更是倾注爱心,对女儿的慈爱更像春日里的阳光。

 忘不了在我结婚后,为了让和我分居两地的女婿在部队安心服役,当单位分给我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时,是父亲在每天下班后,特意来为我生好煤炉,生怕我一个人在家让煤烟熏着。每每目送父亲离去的背影,我的心底就会涌起阵阵的甜蜜……

 然而,令父亲担心的事儿还是发生了。那是在我已身怀六甲的一个夜晚,我因煤气中毒住进了医院。冥冥中,感觉父亲在唤我,我终于从昏迷中艰难地睁开了双眼,恍惚中,只见父亲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两行清泪从父亲多皱纹的眼角溢出,一丝笑意在那瘦削的脸上漾了开来,他轻轻地拍着我的手:“平儿,你总算醒过来了!”那一刻,父亲的眼中泪光闪闪,他那含泪的笑、带笑的泪让我至死也不会忘记。

  父亲的爱使我更加珍惜美好的生活,我发誓一定不再让父亲为我担心,不再流泪。然而,1997年的春天,父亲却因病离开了我们,他没能看到我们现在的新房。或许,他离开时,在带走的遗憾中,就有这一份牵挂。

 父亲过世的那天,老天似乎也在为父亲送行,响睛响晴的天,突然间大雨倾盆,将天地洗刷得明净透亮。我们满怀着对父亲刻骨铭心的爱和无尽的思念将他安葬在大山的怀抱之中。

 大山,静静地默哀,风儿不吹,枝儿不摇,鸟儿不再啼唱,唯有我们的清泪跌落在石碑上,融入了黄土之中……

 在正午的静寂当中,在阳光照不到的阴影里,深沉的大山昂然挺立着它的背脊。啊,它多么像父亲的身姿,坚强、沉郁而又孤寂。酹酒的醇香和纸钱焚化时的轻烟缠绵着,袅袅地弥漫着。

  父亲,我恩重如山的父亲啊!请您一路走好。愿您在天国里得到永世的安歇。

   ……

注(代日记)我的父亲走了。现在,我竟然忽略了还有一个父亲节。今天当看到有朋友提起这个节日时,竟然误导了我,以为今天就是父亲节,于是便匆忙地给朋友发了短信祝福。却闹出了笑话,原来是21日才是父亲节呀!

不过,这并非是我的矫情。能在节日之前想起祝福别人,我想,也是在为自己祝福吧!我曾写过一篇小散文《祝福别人也祝福自己》。刚才在评论某圈子日记时,我又突然想起这样的词语:“感谢网络让我们在此相聚,感谢网络为喜爱文字的人构建的桥梁,让我们相识、相遇。然而,倘若有一天,这虚拟的网络突然消失了,这些人、这些曾经的文字上的情谊,还会维持多久?或者说,其中的一个人突然不再上网了,这样的情谊还会继续存在吗?如果还会继续存在,这,才是真正的友情。”我曾问朋友,朋友无语。

我是不是想的太远了?是不是把友情看的太重了?话又说回来,人与人之间,没有祝福,没有想念,没有牵挂,还有生存的意义吗?

我的父亲不在了。今天,我还是提前祝我的爱人以及已作了父亲的我的朋友节日快乐! 身体康健!

想起了这篇回忆父亲的文章,权作是送给父亲的节日礼物吧 。

只是,每一次阅读这篇散文《又“见”父亲》,我都会热泪盈眶……想念我至亲至爱的父亲啊!!想念他的那双大手,还有那温暖的怀抱!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